亚搏体育最新官网

集团新闻

直播|与任正非咖啡对话:数字主权,从对话到行动

发布日期:2019-11-06     浏览次数:

任正非:现在的时代是比我们那个时代好多了,我们那个时代唯一能开放的就是读了大学,有了图书馆,而我们读中学的时候没有图书馆,看不见这个世界。现在年轻人的视野已经很开阔了,所以,年轻人首先要开放;第二,年轻人要合作。每个人的力量都是单薄的,只有合作才能共赢;第三;年轻人要持续不懈的努力,不要认为自己很聪明,今天搞这样,明天搞那样,这样的话可能青春就荒废了,而扎扎实实只做一件事情,可能就会很成功。年轻人不要认为自己是全能的全才,在更广的领域消耗了太多的能量,就不容易在前沿领域有所突破。


任正非:不论是Facebook、谷歌、亚马逊、微软,还是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都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,都对填平数字鸿沟作出了贡献。我们要从主流上来肯定他们的这个做出的贡献。我们小时候有什么理想?由于什么都不知道,就(只)想吃个馒头,我们不知道世界什么样子。但现在你看看,每个乡村的孩子都能看到一个新世界,这是积极的、进步的。不过,互联网中也传播一部分有害的内容,因此,各个国家应该管理这些内容,这样对青少年的成长、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是有好处的。完全没有管制,是有缺点的。互联网没有好坏、也没有哪个模式,就是一句话:要积极地鼓励人们去工作,多创造点财富。而互联网带来的进步,是正面的、要给予肯定。


任正非:虽然我拥有否决权,但是这是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落下来会伤到人。我有意见的时候会跟大家商量,不会随便使用。其实我的一票否决权在2018年就结束了,但为了警惕员工会一哄而起,用投票来否决公司的重要决定,所以做了保留。同时,我们也有继承权,从退出董事会、监事会的高级管理者中选举出来,轮流共同管理,他们的任期也很短。不过,因为有否决权,使得公司内部有了一种平衡,我们公司的发展总体是很健康的。


任正非:我们在美国的销售是零,我不关心贸易摩擦,我们关心的是怎么为客户带来好的服务,要研究客户的需求,克服我们在最困难的情况下,为客户做好服务。最近,到华为参观的客户增加了69%,绝大多数客户来看华为是不是还活着,看上下班的班车是否有很多人;看我们的生产线是不是24小时开工;客户来了付钱、交流,就是想让我们多发点货给他们。我们没有想象的危机出现,以前客户是将信将疑的,华为怎么能活下来?现在看,我们没有美国的零部件也活得很好。但我们还是希望中美合作共赢。


当谈到如何改变人们的认知时,任正非表示,我们坚持以客户的价值为中心,30多年来,我们在客户中建立了非常好的信任。今天美国这么严厉的制裁,美国的政治家来施压,但还有运营商要买华为的东西,就说明虽然美国的力量很强大,但客户的信任其实更强大。


任正非:美国是处于世界科技顶峰,类似地理上的珠穆朗玛峰。中国现在还是比较落后,还在山脚下,喜马拉雅山顶的雪水融化,也会灌溉到山脚的庄稼,让山脚的国家分享美国的利益。当美国不把这个水流下来的时候,山下可能会打劫,取水来灌溉庄稼,其他国家肯定会行动起来替代美国的雪水,中国能不能行动,还是要打个问号,中国的体量确实比较大,但是低价值的东西更多。


任正非:我们和谷歌双方都是有协议的,我们在这个协议框架下来共同在努力。美国停止对我们供应肯定是有影响的,但是我们手机在海外人们还是能接受,Mate 30系列就没有谷歌系统,但是销售量现在还是很好的,就说明人们还能接受目前的这个状况。但我们的手机在海外市场受到的影响要大一些,会受损。所以我们调集了一些优秀的科学家组成团,杀一个回马枪。他们原来是准备探索未来世界的,现在把手机存在的漏洞补好,我们恢复以后将来还是具有竞争性,我们现在还在努力之中。


Detlef Zuehlke 智能工厂工业4.0精神之父,德国生产自动化教授:要通过新技术的尝试积累经验,合作各方需要增进彼此的信任,用好技术优势,发挥合作伙伴所长。


任正非:谷歌系统的禁用,肯定对我们影响的。海外市场影响大一些。我们调集了几千人的科学家,来补漏洞,现在还在努力之中。


任正非:我们要相信德国政府和人民,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,我们也理解德国政府提出多厂家共同建设信息化,我非常支持。什么是信息安全?就是遵守规则。我们进入一个国家,就要遵守世界各个国家的规则,不同的国家都要合规,否则就不可能生存下去。


Kishore Mahbubani 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主席,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创始院长: 对于信息安全问题, 我深信多边规则和多边机制才是解决之道,所有国家都应遵守有多边规则。


任正非:我们卖设备就像卖汽车一样,受主权国家的法律管理,进入任何国家都要遵守当地的法律,我们担负的责任就是不会做任何(后门)的事。


任正非:关于信息安全的问题,其实永远都是大问题,这和矛与盾一样,只要有矛就有盾。量子计算机出现后,几百万年破译不了的信息都能破译,信息安全是相对的。现在说区块链多么伟大,但是在量子计算机面前,就不值一提了。实际上,在信息安全是长期困扰人们的问题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永远都是没完没了的几个问题,这个问题不是用技术来解决的,而是用法律来解决。把一切不安全都归功于技术,那汽车有很多翻车的问题,汽车的制造厂不能对所有的翻车承担责任,我们是一个设备制造厂,我们是要确保我们的设备是没有问题的。


任正非:数字经济一定是全球化的,这个趋势不可阻挡,数字经济要通过全球化才能变现,未来信息社会的发展,会非常蓬勃,超过工业社会。不同的国家、不同的人们有不同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,新兴事物是过去难以想象的,就像火车。而未来信息社会的发展,我们认为是不可想的。人工智能已经提出70-80年了,但是超级大规模的存储、连接都没做好准备,目前,光纤的连接还不是特别方便,而5G可以加速人工智能世界的到来,可以极大提高生产效率、社会财富。


议程

15:45 – 16:00

媒体入场

16:00 – 16:03

主持人开场介绍

16:03 – 17:10

嘉宾对话 Kishore Mahbubani;Detlef Zuehlke;任正非;刘斐

17:10 – 17:30 现场 Q A 嘉宾及媒体